地球局|12年三度竞选她从洪都拉斯到首位女总统

中美洲小国洪都拉斯即将迎来首位女总统,虽然大选的计票结果还没完全出炉,但面对遥遥领先的左翼候选人,现执政党洪都拉斯11月30日承认败选。目前,洪都拉斯左翼政党自由和重建党总统候选人希奥玛拉·卡斯特罗得票率超过53%,大幅领先执政的候选人、首都特古西加尔巴市长纳斯里·阿斯富拉的34%。

希奥玛拉·卡斯特罗不仅将成为洪都拉斯首位女总统,她还曾是这个国家的“”——她的丈夫塞拉亚于2006年至2009年担任洪都拉斯总统,2009年因军事政变下台。之后,希奥玛拉接替他进行政治活动,作为反对派活跃在政治舞台。从2013年到2021年,希奥玛拉连续三次竞选总统,如今终于完成了从“”向总统的蜕变,“第三次尝试自有其魅力”。

希奥玛拉今年62岁,出生在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17岁嫁给了年长7岁的塞拉亚,之后他们在塞拉亚的故乡奥兰乔省定居。奥兰乔省是个农业大省,以畜牧业出名,他们在那里生活,养育了4个子女。塞拉亚的父亲是个富商,而他本人做过木材和畜牧业生意,后来加入洪都拉斯自由党,1985年当选国会议员,之后多次连任,直到1998年。

1998年至2002年,塞拉亚在时任洪都拉斯总统弗洛雷斯的政府中担任投资部长。2005年大选中,他以微弱优势击败洪都拉斯候选人,当选总统。不过,在塞拉亚的3年任期内,作为“”的希奥玛拉并没有深度参与政治活动,只是像一位普通“”那样,支持和参与一些妇女儿童相关的项目。

2009年洪都拉斯军方发动政变,塞拉亚被最高法院罢免,后辗转哥斯达黎加,最终流亡尼加拉瓜。这时,希奥玛拉站了出来,组织领导了一系列抗议活动,要求允许塞拉亚回国。

到2011年自由和重建党从自由党分离出来时,尽管党首仍是塞拉亚,但希奥玛拉已颇有声望,而且塞拉亚丧失了竞选总统的资格。2013年,希奥玛拉首次竞选总统,在决胜轮输给了现任总统、洪都拉斯的埃尔南德斯。不过,洪都拉斯与自由党之间的裂痕进一步加深,希奥玛拉领导的自由和重建党在那年大选中一跃成为国会第二大党。

2017年埃尔南德斯竞选连任,自由和重建党与革新和团结党结成反对党联盟,希奥玛拉将总统候选人资格让给了纳斯拉亚,后者作为反对党联盟总统候选人闯入大选决胜轮。那年大选中,在最终计票结果尚未正式公布的情况下,纳斯拉亚和埃尔南德斯分别宣布胜选。

而洪都拉斯最高选举委员会最终公布的结果是,埃尔南德斯的得票率为42.98%,凭借微弱优势连任。这引发了反对党联盟支持者的不满,纳斯拉亚还在2018年1月带领数百名支持者在首都市中心举行,指责埃尔南德斯“借助舞弊手段才赢得选举”,并与军警发生暴力冲突,还有民众在乱局中丧生。

之后,希奥玛拉的目标更加明确——让埃尔南德斯下台。今年,她第三次参加大选,熟料对手竟然送来一波“助攻”:2019年,美国媒体爆料,埃尔南德斯被美国联邦检察官指控,据称他和兄弟以及其他政界高层人士合谋,收取贩毒集团利益,包庇毒贩以稳住政权。检方指出,2013年大选中,埃尔南德斯约有150万美元的政治献金来源于毒资。联想到他在竞选时还喊出“打击毒品”的口号,这些信息听起来格外讽刺。此外,埃尔南德斯和洪都拉斯还深陷腐败和洗钱丑闻。

希奥玛拉抓住这个机会,在竞选活动中把对手形容为“黑手党”,“他们统治着我们,洪都拉斯被人们描述成一个毒品大国和拉丁美洲最腐败的国家。洪都拉斯人民是时候对我们国家遭受的苦难、贫穷和受到的排斥说再见了,我们受够了。”“我坚信,我们提出的民主社会主义是将洪都拉斯从新自由主义、毒品独裁者和腐败的深渊中拉出来的解决方案。”

如今,洪都拉斯最高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初步结果显示,在已统计的45%的选票中,希奥玛拉和阿斯富拉的得票率分别为53%和34%。同时,该委员会表示,今年大选的投票率超过68%。自从2009年塞拉亚因军事政变被驱逐后,洪都拉斯左翼政党时隔12年再次取得压倒性胜利,即将重新掌权。

“我们赢了!”希奥玛拉对自由和重建党的支持者们说,“今天,人民伸张了正义。我们推翻了独裁主义。”她的支持者涌上首都街道,按响汽车喇叭,挥舞着自由和重建党的旗帜,还有人燃放焰火。50岁的医生奥利弗·平德尔披着洪都拉斯国旗说:“我们庆祝不再有贪腐势力统治洪都拉斯。”

希奥玛拉的承诺之一就是杜绝贪污,她说将废除那些滋长贪腐和毒品走私的法律,成立一个由联合国支持的反腐委员会等机构,组建一个“和解政府”、一个“和平与正义的政府”。目前,尚不知道这位洪都拉斯首位女总统会如何组建政府,但有媒体指出,当年塞拉亚执政时的政策反复无常,她需要与丈夫的执政风格区别开来,以重建信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