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世界最大足校:恒大老板投资12亿

这里是世界最大的足球学校。从恒大老板许家印投资12亿落户清远伊始,位于清远的恒大皇马足球学校便赚足世人眼球。人们从四面八方而来,2600多个孩子,2600多个家庭,和梦想。

4月16日,恒大足校在清远举行了2015年全国招生启动仪式。开始招收建校以来第4批学生,今年更倾低龄化。

“搞体育这一路走得太辛苦。”退役前,他是安徽省队手球职业球员,爱人则是省队篮球职业球员。

送范宇童进恒大足校前,范涛和爱人打了一周的咨询电话。他特别犹豫和纠结。“就一个孩子,不想让他搞体育。”因为,传统的一搞体育,学习就基本废了,最后只有这一条路。“我们真的赌不起。”

范宇童继承了父母的“高海拔”和运动基因。13岁,1米83,瘦得像个竹竿,戴着牙套,晒得黝黑,站在守门员的位置。他6岁开始踢球,并且“离不开这个东西了”。

1100亩占地、50片足球场投入使用(人工球场43片,天然草球场7片),2600多名学生,是目前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大、学生人数最多、足球场数量最多的足校。

信步在花园般的校园内,随处是清一色身穿球衣的小伙子们。皮肤黝黑,阳光活泼。教学楼贴着醒目的“为中国足球之崛起而读书”,有路名叫“球星路”,连校门口的灯都是足球形状。

“培养有文化底蕴的足球人,和有足球特长的文化人。”这里跟普通学校一样,学习正常的语数英等课程,文化教育由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委派专家团队全权负责。课余也有诸如小记者团、书法、美术、航模等兴趣班。当然,小记者们有机会采访到佩兰、郜林

除了像范宇童有足球天赋的孩子,罗龙、张昊冰、万昌稳这类,则属足球零基础。

“以前从来没接触过足球,我跑步还行,智商有一点点高。”11岁的罗龙嘿嘿地笑着说。在广州经商的爸妈送他来,是为了锻炼身体。“希望我早当家吧。”

2012年9月,8岁的罗龙到这里时,一脸茫然。“看球就是看球踢进网里。”3年后,罗龙会看“场上队友如何打配合。”

“爱不释脚”、“不想放开自己的脚”、“已经有感情了”,三人争先恐后说,他们均进入U 11梯队预备队,享受踢球。钟爱的球星则各不相同,内马尔、拉莫斯、C罗。

有老师说,除非被父母逼迫,这里的学生几乎都对足球热爱,程度不一。学校小学部副主任蔡光辉讲,这里2600多名在校生,70%的学生是皇马球迷,剩下的还有巴萨帮、拜仁帮C罗和梅西是最受欢迎的球星。

最早他作为华附语文教研组组长来到足校,参与学校筹备全过程。“刚开始这里还在施工,一片荒凉,连棵树都没有,心里拔凉拔凉的。”开学第一个月,学校还没建成,只好租一个条件很差的军训基地,白天上大课,晚上陪学生在基地一起睡,没空调。后来,因种种原因华附和足校结束合作,蔡光辉却留了下来,他看到了建成之后的“花园”学校。

为了了解孩子,蔡光辉开始看球、踢球。刚开始技术太烂,学生嘲笑他,“你就会用大脚尖子捅球。”踢得多,技术慢慢上来了,不过还是比不过自己的学生。

如今,蔡光辉成了中国队和恒大队的铁杆球迷,不过最铁杆的还是自己的学生。“看他们打比赛,那才是最激动的时候!”足球带给他以前没有感受过的快乐。“以前休闲就是吃个夜宵什么的,现在喜欢看球、踢球,身心特别舒服,整个人都放松了。”蔡光辉说,“这个周末,正好教职工队要和家长队比赛呢。”

下午5点,学校保安室里开始热闹起来。68岁的尹伯和老伴来给孙子尹鑫豪送晚饭。去年开始,两人从湖南长沙到清远,1200元每月在旁边小区租房子,专陪孙子读书。他们买了一个电动车,每周二、四、六、日共四天送来饭菜。

“等他,一周很快就过去了。”高女士辞掉了销售的工作,从贵州来。一旁,儿子正大口吃着炖鸡汤、炒牛肉“他爸爸在家上班,赚钱也很重要,我更愿意陪着儿子。”

哈秀英(音)从遥远的新疆喀什而来。两年前,她陪着被选拔上的儿子来到清远。家境并不好,在新疆她以务农为主,疾病缠身的丈夫把地承包给了别人,留在家中照顾三岁大的女儿。好在儿子入选精英队,不需交任何费用。

在清远的恒大皇马足校,2600多名在校生中,约1/3为免费特招以及通过扶贫计划进来,其余则需缴纳每年5万元左右的学费。

“来到清远后没买过一件衣服。”哈秀英在离学校十分钟车程的小区花1200块租了房,买了辆二手车做出租车生意。“顾客基本就是学校老师、其他来陪读的家长,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有时候还不够花。”

哈秀英还不习惯广东的气候,太潮湿,浑身酸痛。她也吃不惯广东的食物,米和肉都是家人从新疆寄来,只有蔬菜在本地买,每周儿子回家吃一次饭。除了开车看电视,便是等待。“这里谁也不认识,没有出去玩过。”

回一趟家太贵了,哈秀英已一年多没回去。去年过年时,儿子所在精英队到梧州集训20多天,哈秀英赶去陪儿子待了三四天,一起过年,剩下的时间自己在清远租的房子里待着。“我以后肯定要回新疆,小孩以后怎么样也没想过,就看他能踢成什么样子吧。”

“中国传统的足球训练方法过于强调执行能力,但是却有点抹杀孩子们对于足球的理解,其实中国球员个人技术并不差,差就差在对足球的理解上面。”费尔南多·桑切斯·西皮特里亚说。

他是足校的技术总监,一整套西班牙式的教学方法由他领头。和他一起的,还有24个外籍教练,以及140多个中国教练。

费尔南多·桑切斯曾是皇马和西班牙国家队的一员,出身皇马青训营,在1993-1994赛季进入一队,随后曾转会至皇家贝蒂斯、拉科鲁尼亚等西甲球队,并随拉科鲁尼亚获得1999-2000年度西甲冠军,还入选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西班牙国家队。

退役后,他与瓜迪奥拉、阿尔科塔、塞尔吉等皇马、巴萨退役球员一道,参加了教练培训课程,并获取欧足联A级教练员执照,可执教职业球队,并开始在多支青年队执教。

偶然机会得知了恒大在西班牙的招募消息,费尔南多坦言,最初选择来这里更多是因为好奇。现在,他已到中国三年,完全进入了角色。

他说,现在恒大的教学方法不是军事化的训练,孩子们更喜欢用击掌、拥抱的方式去自然流露,也逐渐适应了西班牙式的训练方法和打法。“我们在不断寻找和发现新的东西,希望能不断地改进。”

费尔南多·桑切斯跟足校的合同期为八年。他计划,要把自己的小儿子带来中国,“他也喜欢足球,踢球风格和我很像,以后有机会成为职业球员。”

与传统长时间注重体能训练有别,在这里,每天仅有1小时(小学部)到1.5小时(中学部)的足球训练时间,其他时候与普通学校无两样,都是文化课时间。

每周末会有校内大联赛,每个孩子都参加。同龄人跟同龄人打,小打大、大打小,男打女、女打男,100多支队伍,够循环“对打”一年。“玩中学,看中练,赛中验”。

足球学校每天就练1个多小时的足球?!有的家长接受不了,读了几天就把孩子带走了。

作为职业搞体育的家长范涛,他说能理解。“我最欣赏这里不太练体能。”范涛回想上世纪90年代,他在体校的亲身经历。“运动量很大很大”。训练中场休息时,把球抛在空中的几秒钟,在地板上躺着,他都觉得很幸福。

“老体制就是向队伍要成绩,要拿全国冠军,很辛苦”范涛说,作为曾经的职业篮球队员,他的爱人退役后,从不愿看N B A球赛,也不再打篮球“说明她是一个受害者,很多人都是受害者”今天1万米,明天2万米,杠铃运动量很大的情况下,容易让人失去兴趣。“保持饥渴,会激发兴趣,全身心投入。”

范宇童一开始也觉得训练时间少,后来便适应和接受。“不死板,更注重让我们自己去思考、创新。”

去年寒假,全国U 13锦标赛的冠亚军争夺赛,最后的点球大赛中,范宇童成功扑出两个点球,助队伍顺利揽冠。

足校参加比赛先后夺得广东省U 15、全国大区训练营U 12、全国中学生足球协会杯、全国U 13锦标赛等多项冠军,先后共43名学生入选国少队。

4月7日,中国足协公布最新一期U 16国家队集训名单,恒大皇马足球学校2002年龄段有10名队员入选,在所有输送单位中,输送队员最多。

2600多孩子,除了大概10%的孩子有可能成为未来职业球员,更多的孩子和家长,都面临同一个问题,“踢不出怎么办?”

范涛会从合肥开十五六小时车,到清远看儿子踢球训练,或坐高铁每月至少一趟。如果是这个料,努力也可能成功,不成功,我们的心态也很好。“学习没有丢,上个大学没问题。”

“这年头谁还死读书,学习差不多能跟上就行我没有遗憾,他也没有遗憾。”高女士只想问心无憾。“十二三岁还看不出什么,得等到十七八岁。”踢到什么程度,没个准。“现在好不代表着未来好。”但她觉得,这会是孩子一生中重要的经历。

问范宇童,守门员如果坐板凳,要出(头)时间会很长,能接受吗?“如果不行,就考大学,总不能出去卖菜吧。”13岁的范宇童笑说,牙套露出。

“我们压力很大,所有家长所有孩子都是带着希望来到这里。”蔡光辉感慨地说。毕竟大部分来到这里的孩子以后不会成为职业球员,还是要回到社会中跟其他人去竞争。

“有些家长问我,这样选择对不对?我只能回答,你给孩子选择了一条健康快乐的路。”未来到底怎么样?蔡光辉和一些家长一样扶着头,若有所思。

2002年至2012年,刘江南任广州市体育局党委书记、局长。10年里,先后操办巴西国家队访穗、N BA赛事、亚运会、“广州足球反弹”等大事件,被称为广州的“明星局长”。

2012年3月,刘江南提前退休,出任恒大皇马足球学校校长。恒大开出的年薪为200万元,一时喧哗。3年过去了,刘江南说,“我是带着愧疚而来。”

南都:不可否认皇马是牌子最响亮的,但是皇马的青训却未必是最好的,近年来皇马巨星很少出自自己的青训营,为什么恒大会选择跟皇马合作呢?

刘江南:恒大的风格向来是要选就选最好的,皇马毫无疑问是现在世界上排第一的俱乐部。至于青训营,皇马的青训也非常好。至于皇马青训出来的球员,有些暂不能进入一线队,更多是和这家俱乐部的大牌球星战略有关,但输出到五大联赛的球员人数仅次于阿贾克斯和巴萨。

恒大集团接手俱乐部后,也一直在考虑从更长远的足球基础着手,打好青训基础。2011年,皇马来广州比赛,大家沟通商讨一拍即合。很多事就像后来发展的那样,2011年做决策,2012年就招生,建校,开学了,跟皇马签订了八年的合作协议。

刘江南:花了多少钱就不说了,但肯定值。皇马帮恒大招募培训了24名西班牙教练,并且将先进的方法、管理手段带到恒大,这些教练能传承皇马的先进理念。

对恒大来说,办这个新型足球学校,走出一条新路子比什么都值钱,而且跟皇马的合作对于提升恒大品牌来讲也是物有所值。

刘江南:现在有第一支队伍25个孩子已经去了西班牙半年了,这批孩子没出国前就已经在接受先进的足球理念了,又要过去留学三年,这三年中会有球探来观察。

三年期满会有至少五个名额由合作单位推荐到当地俱乐部去试训,有机会进入五大联盟去踢球。只有五大联盟才是真正的舞台,包括阿根廷、巴西这些足球强国的球员也都是进入五大联盟去展现光芒的,中国远离五大联盟怎么能行?

西班牙跟这批孩子同龄的分为三个级别打联赛,刚去的时候跟最低的第三级别队伍打,他们经常输得很惨,比分1-7、0-8那种,现在半年过去了和第二个级别的打,已经可以有输有赢了。

刘江南:即使收了5万元学费,现在也是赔钱的。恒大足校给孩子们的培养成本肯定超过5万元。伙食费每天40块全吃到肚子里,上课费用,训练费用,管理费用。我们经常带全校学生看重要比赛,从清远往返广州,浩浩荡荡60辆大巴,光租车费就是几十万元。从这点来说,我们是入不敷出的,但我们不在于赚这个钱。

赚不赚钱,要从时空角度去看,现在这些小球员已经有43人次进入了国字头队伍,恒大是入选人数最多的,也得了U 13全国冠军,拿过18项各种各样优胜奖,如果将来这些孩子能进五大联盟,未来再回到中超,那身价都非常高了。

刘江南:一来讲究人才成本,不在孩子小的时候过度开发,不要13岁就开发了孩子的70%、80%的能力,以后空间就越来越小,榨干了。有家长来电话说,自己喜欢跑马拉松自己孩子也跟着跑,六岁就能跑十公里了,我说千万不要这样,会搞坏孩子,要慢养出人才,千万不能急。

以前根深蒂固的落后观念,会榨干小孩,甚至为了拿成绩还有一些虚报年龄的不正之风,我们现在小学每天只训练一个小时,中学一个半小时,也不会为了拿什么亚洲冠军搞突击集训,没有必要,不要打破系统训练,不以输赢论英雄。

西班牙来的教练觉得,我们那种苦练孩子的方法很不可思议,比如比赛完了还让孩子继续训练保持状态,事实上应该疲劳恢复。我们现在这样做,已经慢慢出了一点效果。第一年的时候打比赛基本都输,但是第二年已经都赢回来了,还拿了冠军。

另一方面,足球学校现在和人大附中合作,文科教育一点都不放松,因为不是所有的孩子最后都能成为球星,不能让他们练完球没成球星文化也荒废了,所以目标是培养10%的有文化的足球人,和90%的有足球特长的文化人。

刘江南:我以前玩过体育上过体校,后来当了25年大学老师,然后当了10年体育局长。所以从事教育工作,首先是爱好,我到现在还带研究生,本来就是教育工作者,然后才成为管理者。从学校来,回到学校中去,跟一般的官员下海不一样。

我当局长期间,广州体育也出了很多成绩,我们国家也逐渐成为了竞技体育强国。但是官员难免受到政绩观念影响,以前用人海战术培养出了很多冠军,可是其中也有一大批孩子没能脱颖而出,又荒废了学业,对社会也成了负担。所以我当局长以来一直都觉得愧疚,记得有家长在孩子退役时带着孩子来找我,满身伤又没有文化,想找个工作都找不到。

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做个有良心的局长,所以我是带着愧疚的心情来,现在经济水平变高了,也希望孩子不要荒废学习,可以做到两头兼顾。现在这个模式我们要坚定走下去,希望以后也能在国内推广这个模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