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院公布2014年度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

通过互联网传输,最终在电视机上播放的IPTV,是否属于免费午餐?“好又多白云永泰店”是否隶属“好又多”?“恒大皇马”是否侵犯了本地“皇馬”?买机票,到底是广州的去哪公司,还是北京的趣拿公司;到底是“去哪(quna)”还是“去哪儿(qunar)”?涮火锅,是去“一品小肥羊”,还是“小肥羊”?……

2012年,香港居民谢建平、冯成和美国公民张安菽、魏蒙恩向深圳中院起诉称,QQ即时通讯软件及QQ号码(或者账号)实现即时通讯的方法等同于4人所有的专利方法,要求腾讯公司立即停止对其发明专利的侵权。对于争议,法官运用停车楼、楼层号、汽车、车位间的对应关系作比喻,形象地解释了两种方法的区别,最终确定腾讯未构成侵权。

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第三人上海百视通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合作经营的IPTV业务,未经许可即上传某剧供用户观赏。法院认定“回看服务”受信息网络传播权调整,被告与第三人构成共同侵权,由于原告放弃追究第三人责任,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万元。

◎启示:本案表面争议为被告是否属于搭便车,但个中焦点则是“替他人推销”服务类别是否包含百货超市。本案基于对市场实际与相关公众普遍认知的事实,结合2007年1月起适用的《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第九版将前版注释中“尤其不包括:其主要职能是销售商品的企业,即商业企业的活动”的内容予以删除,从而最终认定商场、超市与“替他人推销”服务类别属于同类服务,从而从源头上厘清了长期困扰司法审判的难题。

2010年8月,在张家港市好又多连锁超市有限公司的授权下,刘某个体经营的广州市白云区同和好又多超市永泰店经核准注册成立,使用“好又多超市”等字样。法院审理认为,好又多管理咨询服务(上海)公司获得的涉案商标早于张家港公司,但无证据证明涉案商标在张家港公司成立前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因此,张家港公司成立之初并无攀附上海好又多公司商誉的主观恶意。但张家港公司在公司成立9年后的2010年,在“好又多”已然在全国百货类具有显著影响后,仍授权他人使用“好又多”作为企业名称,其行为明显属于搭便车,遂判决张家港公司停止突出使用“好又多”三字,并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

2011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与肇庆金鹏酒店有限公司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及服务合同》。金鹏酒店根据音著协和音集协的通知,如期支付了2011和2012年度的版权费合计15435元。音集协称在合同期满前已通知金鹏酒店解除合同,金鹏酒店则否认接到相关通知,并表示愿意继续缴费。双方对簿公堂。广东高院二审认为,无法证实金鹏酒店已收到解约通知;而且即使收到,亦属于无效民事行为。二审驳回音集协的诉讼请求。

◎启示:周一品公司主张有先用权。但即使其享有先用权,现行商标法对这种先用权的行使和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商标法意义上的先用权存在两个要件,其不仅要求,在先使用的标识在注册商标申请注册前业已存在,还要求该标识在一定范围内具有一定影响。对此,法律规定,该标识只能由原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而不得超出该范围许可或转让给他人使用。

2012年,成立于1999年的内蒙小肥羊公司将周一品公司诉至法院。法院认为,周某平曾于1995年在兰州使用了“周一品小肥羊”的字号,但次年即告中断,二十年后再次使用,未达到连续使用这一条件,其先用权主张不能成立。据此,法院最终判决周一品公司立即停止相关商标侵权行为与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原告损失及合理维权费共计100万元。

2011年,趣拿公司以去哪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去哪公司停止使用“去哪”企业字号及“去哪”等标识,赔偿损失25万元。对于域名,法院虽未支持趣拿公司将“等域名转移给该公司的主张,但要求去哪公司在继续使用相关域名时,有义务在与域名相关的搜索链接及网站上加注区别性标识,以便消费者能够区分。

泛爵投资有限公司是某“塑料盒盖(圆形)”外观设计的专利权人。2012年,泛爵公司在香港某公司的网页上发现有该盒盖的销售图片,“联系我们”页面则指向该香港公司在内地的工厂惠州强宏达塑胶用品有限公司。泛爵公司诉请法院判令对方立即删除网站信息。广东高院终审认为,涉案网站的所有者为境外商事主体,申请注册行为及服务器均在境外,网页内容为英文,也未针对内地进行宣传,与内地无直接关联,驳回请求。

◎启示: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认定基础是被诉产品与注册商标用于同类商品、使用的标识相同。与民事审判中的侵害注册商标权不同,作为最严厉的处罚,刑事审判领域对是否属于“同一种商品”,其认定标准更高、条件更严苛。为了准确界定被诉产品的类别,法院综合分析,审查认定涉案产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不属于“同一种商品”,从而体现出刑法的谦抑性。

2008年3月起,杜高公司在未获得多米诺公司授权的情况下,生产、销售外形与多米诺A200相似的喷码机,被诉至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广州中院最终认为,涉案喷码机属于《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的第七类商品[印刷机器、喷墨印刷机、喷码机(印刷工业用)],与多米诺公司登记的第九类喷墨打印装置属于“类似商品”,而不属于“同一种商品”,从而判决各被告人无罪。

二是专利案件数量较大,案件所涉法律问题触及知识产权法律的基本制度和基本理念。例如泛爵投资有限公司与惠州强宏达塑胶用品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该案涉及互联网条件下许诺销售行为地域性的认定。对网络许诺销售行为地域范围作出准确合理的认定,符合专利权保护地域性的内在要求,为同类案件理清了思路。

三是涉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诉讼持续高发,网络案件依然是知识产权审判中争议和挑战最大的领域。例如乐视公司诉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等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涉及“三网融合”背景下IPTV业务(通过互联网传播、以电视机为接收终端的电视业务)这种新市场领域、新商业模式的著作权保护规则。再如谢建平、冯成等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系首例涉及即时通讯领域软件号码编制技术与上网计算机地址分配关系问题的民事纠纷,充分体现了当前我国法院在解决疑难、复杂案件上的高超审判能力,充分彰显了知识产权法官的专业能力和前瞻眼光。

四是围绕实现知识产权真实的市场价值的目标,对知识产权证据规则的探讨和适用不断深入。内蒙古小肥羊公司诉深圳周一品小肥羊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中,权利人通过提交侵权人在网站的宣传性自述、特许经营的许可加盟费用以及纳税金额等证据,使自己主张的损害赔偿数额90万元、合理费用10万元真实接近侵权人的侵权获利,法院对权利人证据的科学采信使权利人所受损失得到最大限度的补偿。(陈捷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